寒假调研总结

设计思路:

针对调查主题疏理了相关文献,我们进行了题为“旅游目的地的判断及选择”的调查问卷,问卷采取了在线发放的形式从基于被调查人年龄、性别、教育程度、职业、薪资水平等方面特征,并从景观文化、兴趣、景区服务安排、城市基础服务设施、旅游产品的价格质量方面对北京、西安、曲阜三个城市进行了调查。并且让参与者进行综合考虑,在三个城市中选择旅游目的地。

在地域上,北京、西安、曲阜分别代表了三个不同地域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因此我们对被调查者的生活地区进行调查,有利于收集北京、西安、曲阜三个城市对不同地域调查者的吸引力。

我们对被调查者的性别、不同职业、收入水平、教育程度进行了调查,便于等不同要素进行分析。基于观赏价值、科学价值、文化价值、环境质量、经济效益五个指标,让被调查者对三个城市进行评分。

针对于已游览的被调查者我们提出了如“在您去过的城市中,您印象最深刻的历史文化景点是什么?”、“您对游览城市的满意度多少”等反馈问题,并且从景区服务安排、基础服务设施建设、相关旅游产品的价格和质量等方面进行调查,挖掘出三个城市中的并且针对该城市的文化旅游资源设置了几个开放性的问题。

对被调查者的旅游目的地上,问卷提出了几个问题来获得三个城市的吸引力因素。此次调查共发放了200份问卷,158份有效问卷,回收率为79%,样本规模为158。调查结果:从收集到的整体数据分析,北京、西安、曲阜的综合评分为2.41、2.33、1.21。

样本分析:通过SWOT分析法,参考调查问卷,对北京、西安、曲阜三个城市分别进行s(优势)、W(劣势)、O(机会)、P(威胁)四个方面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上的研究。

北京:

优势:在调查结果中,受访者的对北京的综合评价最高,故宫、四合院、胡同文化等历史文化遗产拥有较高的知名度。资源众多,相关文化产业和配套设施发展较为成熟。劣势:北京的一些文化景点环境较为复杂,在有深厚历史积淀的同时积累的矛盾较多,商家和的居民的矛盾,在调查中发现,受访者往往对北京游览历史文化的期待较高,北京的一些知名文化旅游景点有时达不到游客的期待,游客对北京的旅游的印象相比西安、曲阜而言较低。机遇:通过实地调查,北京作为可利用的资源较多历史文化名城、和国内文化产业的中心,拥有众多可以进一步发展的文化资源,具有和相关文化产业结合的潜力,同时交通较为便捷,大部分受访者具有较强的吸引力。挑战:较高的知名度就有着较高的期待,北京作为首都和国际性的城市,是展现中国历史文化的窗口,如果没有进一步提高标准,会有文化旅游竞争力下降的风险。

西安:

优势:通过调查发现,西安的历史底蕴丰厚,在政策的大力支持下,基础设施完备,文旅品牌塑造较为成功,受调查者的旅游体验较好。在多景点联动的状态下劣势:相比北京、曲阜所代表的华北、华东地区,西安深处内陆,对东部地区的受调查者吸引力不强。同时,曲江新区的交通问题也影响的游览的体验。机遇:西安对中西部地区辐射性较强,西部地区的受调查者游览意愿和评价都较高。在曲江新区。挑战:西安面临者成都、重庆等众多内陆城市的竞争,要建立文化旅游名城,需要发展出西安自身的特色。

曲阜:

优势:曲阜作为儒家文化的诞生地,文化特色较强。同时作为“十三五”规划刚要中国家记忆工程的示范区,曲阜的优秀传统文化传统和发展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劣势:通过调查发现,曲阜的旅游产品、和游览模式单一,影响了游客的体验。机遇:在文化旅游过度商业化的状态下,曲阜拥有独具特色的历史文化资源,受调查者在游览了北京、西安等历史名城后,对曲阜的兴趣较高,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曲阜可以挖掘集合儒家特色的深度文化体验。挑战:通过已经游览的调查者的反馈,曲阜并不是单一的旅游目的地,游客往往在曲阜停留的时间比较短暂,只作为东部多个城市的中转,周边的城市旅游对曲阜的文化旅游造成冲击;曲阜的旅游管理开发存在缺陷,商业化让自身的文化特色正在遭受腐蚀。

发展模式:

北京:文化产业集群发展。

西安:政府主导、整合资源的“曲江模式”。

曲阜:“深度文化体验”模式。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