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讲 博物馆与当代艺术

一、博物馆对当代艺术史的“促生”

当代艺术史的缔造看起来像一场庞大而精细的谋略。

博物馆策划构成了缔造艺术史的重要手段,它不仅提供欣赏的空间,还提供趣味导向审美共识

二、博物馆展览策划的艺术批评

在传统思维保守的旧博物馆时代,展览并无过多策划,展品之间保持沉默与人入胜的因果关系,更像一个公开的库房。
策划是随着博物馆的近代化进程而逐渐加强与深化的。

问题是:策划的原则是什么?它是如何影响人的?

具体与博物馆相配套的管制手法,就是关于艺术史的缔造及展示。

福柯认为社会能量只会通过两个途径加诸于人,即权力与知识。前者如监狱后者如博物馆,后者不会运用暴力等强制手

那么,这种带有主观干预的认知过程符合博物馆教育所应当具有的自由精神和民主态度吗?

同理,一件客观而恒常存在的艺术品,会被主观的

博物馆展览触及了艺术史的编撰问题,策展者或收藏家的个人,愿望往往成为左右艺术发展的因素,甚至构成了艺术史发展本身。

在展览策划中,策划者必然有自已的观念,而且会将自己的意见尽可能地灌输给观众,这是一种知识发布原理。

三、博物馆与当代艺术展览

博物馆进入现代发展以后首先遇到的一个挑战就是对传统的策展理念与方式的质疑与矫正。

“非历史”展览强调各种完全不同质的展品——例如,罗丹的雕塑,博伊斯的现成品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