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notes

作者认为柏拉图对艺术的看法不妥。但在柏拉图的观点中,可以说艺术和他要建立的真理与乌托邦是对立的,本身就是有局限性的。柏拉图认为艺术应被禁止再现罪恶性情、放荡、粗鲁,是否也可以说柏拉图在批判摹仿性艺术满足人低劣的那一部分?

在古希腊中常有和欲望有关的故事,如对于古希腊神话中常有的身体幻化,我认为是很好的例子,如宙斯的幻化、阿波罗幻化成月桂树、牛头怪,人马兽也是其中之一,比如人马兽是国王伊克西翁被宙斯所塑造的涅斐勒所生,最终半人马被神所杀死。
喀戎是一个例外具有良好的品格,被徒弟赫拉克勒斯在追杀半人马强盗时误伤,喀戎本是不死之身,但赫拉克勒斯的箭浸泡了九头蛇的血,喀戎感到疼痛最终放弃永生换取普罗米修斯的自由。
半人马一般被当作野蛮,情欲,酗酒的代表,半人马被认为是酒神的追随者。人马可以表示着上半身、人的理性驾驭不了下半身的欲望?最终人马被神所杀死,喀戎也成为悲剧的代表,是否也意味着着这种野蛮、情欲的代名词,在古希腊中它最终要被神惩罚?半人马的故事对我们理解艺术尼采的酒神精神有什么启示?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