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in Slowly

Silver:
最近几天更加敏感压抑,我买的服务器都被封了,昨天晚上一直在重装。
我不知道这些从事网络封锁的人的他们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了解自己比了解别人重要的多,电击实验下每个人都有可能服从权威。
你说你想考心理语言学,我只知道乔姆斯基,而且是因为他的理论被用来作恶才知道的。
想起了之前出于好奇去听了**的心理学答辩,结果让我恶心了好一阵子,因为除了冷冰冰的数据就是毫无人文关怀的理论分析,这肯定不是我想学的,或者不是想要的学习成果。(不过我连画画都学不动还能学其他什么😂)

Ai Weikai
2019.06.04 10:20

Tropic love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背景音乐会感觉到有点伤心?是宝座被夺去的那一刻吗?

I remember the ocean, Memories die out so hard. We were traveling the mountains, just to find the loudest seas. We settled down by the fire, knowing we could aim higher, but we didn’t know that yet. So if you want something to hold on to, gotta find it first. But here I am.

‘Cause I’ve been laying under palm trees, waiting for the summer, knowing there’s nowhere to do. ‘Cause I am happy on this island, Wanna … Read all/全文

【读书笔记】《12世纪的文艺复兴》(四)

我们可以看到,文艺运动新的改变不是突如其来的,而是在11世纪甚至更早的时期,罗马的文艺复兴可能早于十字军东征。随着时间的推移,12世纪的文艺达到了很多作品和阿拉伯的科学与希腊文学都没有联系,都是在12世纪的伟大时代诞生的。

在中世纪,知识分子的生活不像现在这般交往联系密切,交通的落后使这些基督徒被分散在不同的地区当中,因此极度的地方主义与共有的欧洲文明并存。这些以修道院、教堂、大学等知识分子聚集的场所代表着不同类型的文化类型。在12世纪,不同文化类型不断的产生和消亡,看似他们像孤岛一样与世隔绝,但是他们仍然共同受到罗马文化、旅行的爱尔兰修士等一系列的影响。

在大的修道院,会有图书馆,因此会有学校教授一些基础的知识如布道等。

Lu Zhi

吴门画派的文人画家都有着和文征明一样早年仕儒、晚年隐居不仕的经历,陆治也不例外。

陆治与文征明的交往大约于嘉靖二年(1523年)开始,他同文征明一同交游,并创作了大量的游记作品,并学习文氏画风陆治还与陈淳、王毂祥等同门关系甚好。文征明和陆治虽然没有明确的师生关系,但是陆治的早期风格受到文的影响。

陆治的《雪窗易见图》与文征明的《溪山深雪图》用笔节奏、留白十分相似。这种构图与笔法在王蒙的《具区林屋图》中也可以找到。可以推测出陆治从文征明的绘画风格探索到了王蒙的笔意。

清钱杜《松壶画忆》中提到在文众多弟子中,“陆叔平得其奇峭”。

It’s my life

实在想象不了十多年的时间,

一个人最美好的年华,

呆在监狱里。

有些话让我印象深刻,

“他们打你不需要理由,只是对你的尊严进行摧毁”

“这里的每个人脸上都冒着黑气”

“狱中没有钟,让你的时间完全被剥夺;狱中没有镜子,让你丧失自我”

人群当中,抬头望着探监家属离去的一个个背影,“这不就像上坟嘛”

“这跟死人有区别嘛?”

出狱后听着这首歌,是什么感觉呢?

This ain’t a song for the broken-hearted
這不是一首為了心碎的人寫的歌
No silent prayer for the faith-departed
沒有沉默的祈禱者為了死著的亡魂而禱告
I ain’t gonna be just a face in the crowd
我才不會變成組成人海的那張臉孔
You’re gonna hear my voice
你將會聽見我的聲音
When I shout it out loud
當我大聲喊叫

It’s my … Read all/全文

Category

The most important decision you’ll ever make: Change your categories.

A lack of willingness to change your categories is dogmatic, and your categories become chains that restrict your growth. On the other hand, your categories may change so wildly that they become meaningless and without something to anchor you, you fall into an endless abyss.

Perhaps, the most important category you’ll construct is one of yourself.

Every category you impose one the world is… Read all/全文

Reply in Slowly 2

Silver
来信已收到。
牧草是你种的吗?
我每次都戴上耳塞眼罩,所以睡眠还可以。最近我很少熬夜,所以这几天5点多就醒了。每天早晨的这个时候,别人都在睡觉,这是一段很安静的时光。不知道你梦中的争执是什么?我很怂,很少和别人发生冲突。
明天一般都是很模糊的,不只是明天,我对昨天也没有数,虽然昨天已经完全确定了,但是我还是会忘记一些事。
我也内向沉默,耽于幻想,我接触的人也寥寥可数。我曾经想要“融入”,但是我已经不想回忆那个结果了。现在我告诉我自己,不要强行“融入”你不喜欢的人。
我看《平凡的世界》,看了一点就放弃了,可能是我对它的叙事不感兴趣吧,里面也肯定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生活和小说不一样,不是有迹可循。
你写的挺好的呀:),自己感觉有趣就好,把幻想写出来吧~
1.如果有一天,你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旁边的医生告诉你,“你的vr体验结束了,你其实比vr眼镜中的世界的你窘迫、痛苦多了,现在的这个世界才是现实。”你会再戴上vr眼镜吗?… Read all/全文

Reply to a person in Slowly

(The first letter from China in Slowly is so Sang :( , he may have MDD )

你好老弟!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最适合睡觉:)
在古人的眼中,一昼夜就是一轮回;甚至这个世界也是周而复始的循环,千年以前和千年以后都不会有太大变化,太阳照常东升西落(好像确实是这样)。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好还是不好,有的人看起来成功,有的人看起来失败,有的人有的人会活成这样,有的人会活成那样。但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路。

精神上的折磨需要找到折磨的来源,有时候来自外界,有时候来自内心;有时候是精神上的,有时候是生理上的。
如果我每天被揍,那我也在受折磨,我需要让自己停止被揍才行。如果自己无法解决,你需要他人的帮助。

我觉得求生欲就是怕死:因为死就是一种痛苦啊,就算身体能不痛苦,内心的痛苦也会有的。

活着就是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Ai weik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