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国产传统电视剧发展概况

一、总体概况:
2018年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价值观成为电视剧制作的主要导向,电视剧需要真正反映人民群众现实生活,“现实主义”成为年度关键词。随着电视整体收视率的下降,传统台播电视剧收视率走低,而内地央卫视电视平台的电视剧占整体收视比重有所上升。中国电视剧市场整体回归理性,受政策的影响更强调现实题材。在制作方面,大IP、大制作、加上流量明星的电视剧不及市场预期,缺乏现象级的制作,电视剧质量需待品质孵化。在电视剧的播出方面,电视台的平台竞争逐渐白热化,头部效应明显。

二、政策变化:
广电总局颁布了加强文艺节目管理的细则,审核制度不断收紧,进行“三限”,继续限制韩星、限制演员的片酬,限制劣迹艺人,并加强对主流文化的导向。
限韩令:含有韩星演员剧集不能上星。所有含有韩国演员的电视剧均未播出。腾讯、阿里巴巴、华谊兄弟等中国企业,对韩国投资总量高达1,700亿元人民币。而过去两年间,这些企业的投资难以落地,中国文化产业在“限韩令”的阴影下遭遇更大的反噬,有所松绑。
限薪令:演员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据悉,近三年里,一线流量明星价格最高的涨了10倍,明星的薪酬成为电视剧制作最大的成本,影响了电视剧制作的质量。
加强限娱令:不用文身艺人、低俗演员、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艺人。高云翔、范冰冰主演的《巴清传》不得播出。
加强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导向:9月公布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第一批电视剧推荐参考剧目:共30部。
继续限制古装、玄幻题材的电视剧,加强现实题材:2018年4月,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在浙江省宁波市召开的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议上,对如何加快电视剧高质量发展进行部署,明确提出了“现实题材是未来电视剧创作主流” (1)。

三、题材:
分类:
反映当代现实生活题材的电视剧占据主要播出部分。
都市情感剧、献礼剧成热点;年代、创业、谍战剧掀起市场小高潮;古装剧不再风光;
《恋爱先生》排名第一,《娘道》,《香蜜沉沉烬如霜》分别位列前三位,《恋爱先生》是都市情感剧,《娘道》是年代剧,《香蜜沉沉烬如霜》是古装剧。
据目前统计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在2018年首播的传统电视剧分类:古装剧30部、民初7部、都市和现代剧56部、婚姻剧2部、青春剧9部、科幻剧2部、卡通剧0部、少儿剧6部、谍战剧7部、年代剧13部、革命剧14部、乡土剧20部、涉案剧10部、军旅剧4部(2)。
古装剧:
2018年的古装剧表现不及预期,口碑收视双双暗淡。在今年上星首播的16部古装剧中,有四部在央视8套播出,12部在省级卫视,只有央视八套播出的《开封府》和江苏卫视首播的《香蜜沉沉烬如霜》为黄金档电视剧。其中由小说改编的《天盛长歌》为古装剧佳作,讲述天盛王朝皇子和前朝皇族之间的宫廷权谋故事,获得广泛好评。
现代剧:
现代剧质量参差不齐,有很多影视公司跟风拍摄现代剧,但不符合现实。但也不乏佳作:其中《正阳门下小女人》描绘了一位历经建国以来和改革开放前后在酒馆中经历人生百态的女性形象;12月正在热播的《大江大河》讲述了改革开放时代几位不同职业背景下的人们充当先行者的故事,获得广泛好评。

四、电视剧生产与制作:
2017年网络剧市场的逐渐壮大超过传统电视剧市场,网络剧影响到了传统电视剧的制作和发行。随着2018年资本逐渐涌入网络,不同年龄段的观众的注意力都逐渐向网络平台转移,电视剧发行和制作思维受到挑战。
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
传统的电视剧制作公司受到视频网站平台的冲击,以9家电视剧上市公司为例,出现不同程度的运营问题:
1、资金困难。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新文化、长城影视、骅威文化、华录百纳、唐德影视、当代东方9家上市电视剧公司中,4家2018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放缓,7家现金流为负。以电视剧行业的龙头公司华策影视,2018年前三季度,华策的现金流为-5.71亿。欢瑞世纪是专攻古装剧的公司,因产能过剩和古装剧积压严重的问题,并且受到监管的影响,只有一部古装剧《天乩之白蛇传说》在今年播出。唐德影视的《巴清传》因两位主演高云翔、范冰冰身陷丑闻而无法开播,近7亿元的收入可能成为坏账。
2、大ip遭遇滑铁卢:2018年大ip、大制作的电视剧已经无法成为爆款作品。传统的电视剧公司没有能力也没有优势再购买大IP,如华策影视今年主推的由小说改编的IP剧《天盛天歌》由陈坤与倪妮联合主演,收视率不及预期。慈文影视主推的《盗墓笔记之沙海》也未能成为爆款作品。而影音网站公司制作电视剧的能力逐渐提升,有能力和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相抗衡,而没有真正的优秀作品。
3、发展方向不明确:2017年网络剧市场首次超越传统电视剧市场,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的思维逐渐从“先台后网”、“网台同步”转向谋求“先台后网”的放映策略,但相比网络平台传统电视剧自身没有制作和推广网剧的经验。其次,跟风也是影视公司一直以来的很大弊病,没有核心竞争力和精良的制作,现实题材流行就拍“现实”,让电视剧积压逐渐严重同时,也削弱了相对于网络平台的优势。
4、利益分配体系问题严重:古装剧《香蜜沉沉烬如霜》“剧本注水、配角加戏超越主角”的争议揭露了。(3)这些现象都反映了这些电视剧具备了热门剧的热度,但又各有各的硬伤,而且这些硬伤已经到了影响剧集本身跻身“经典”的程度。

网络视频平台:
网络视频平台逐渐融入电视剧制作的各个流程,制作实力逐渐增强,和各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合作,电视剧制作质量提高,制作的电视剧类型受众年龄从青年扩展到各个年龄层,正从之前的电视台的“备胎”成长为和传统电视台一决高下的竞争对手,持续改变台网播出格局。许多电视剧采取“先网后台”的放映策略,网络平台开始“反哺”电视台。如2018年暑期大热的网剧《延禧攻略》,7月19日首先在爱奇艺独家播出,2个月后在浙江卫视上星首播。

五、电视台:
卫视:
随着“一剧两星”政策的出台,许多电视台无法购买优质剧集,电视台对影视作品的购买力下降,一线卫视之间电视台购买放映权的竞争逐渐激烈,二、三线卫视之间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只能购买以前的电视剧。
状态一、竞争激烈:为了避免出现竞争短板,卫视之间加紧了对新剧的垄断,对自身的独特资源进行深耕和挖掘。首轮剧资源更加集中,独播剧在首轮剧中占比上升至72.1%,拥有首轮播出资源的卫视平台数量逐渐下降,5个卫视频道加上央视综合、电视剧频道占据市场80%的首轮剧资源。
状态二、由于“一剧两星”政策,一线卫视形成亲密的结盟关系,共同购买剧目而形成收视合力。如北京卫视和上海东方卫视,联合推出《美好生活》《好久不见》《真爱的谎言之破冰者》等剧目。
省级卫视中以湖南电视台为代表,2018年成为湖南电视台充满危机的一年,不仅丢掉了蝉联9年的收视冠军,被官媒多次点名,上半年主打推出、由杨幂、黄子韬主演的电视剧《谈判官》也被批评与现实生活不符。

地方电视台:
目前统计的2018年首播的电视剧,有79部在地方电视台播放(4)。其中播出的电视剧主要以抗战、革命、谍战题材为主,为辅的是近代传奇剧和乡土题材的电视剧,因制作成本低廉、过审率高、剧目价格低而成为地面电视台青睐的作品。其中“抗日神剧”、“苦情剧”、“第二轮投放剧”已经成为主要播出剧目,背后反映的是地方电视台资金困难和运营问题。

六、观众:
大龄观众占据主要部分,00后成为新力量:
观众年龄中以50后、60后占主要部分(5),其中央视的主旋律大剧《最美的青春》、《年年岁岁柿柿红》、《楼外楼》等受到45岁以上观众青睐。00后在前三季度占各频道的收视千人数均有所增加,第三季度正值暑期,收视千人数有明显上升。台网同步播出电视剧题材多样化。台网同步热播剧不再限于青春化、低龄化。随着网剧的逐渐普及,受众性别偏好逐渐平衡,45岁以上网民比重上升,趋近电视平台,台网同步热播剧也不局限于青春低龄化题材,如当代涉案剧《猎毒人》,在中年电视观众中偏好度突出,在网络平台中也有不俗表现。
观众品味提升:
相比于2017年,好评电视剧数量较少。在2018年首播的电视剧中,评分在8分以上的电视剧只有8部,其中只有两部为古装剧,其余7部为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古装剧失去热度,风口过后反映的是观众品味的提升。
播评倒挂现象明显:
传统电视剧,如华策影视的《天盛长歌》,豆瓣评分8.3分以上,而收视率惨淡;而目前收视率排名第一的《恋爱先生》为现代都市情感剧的代表作品,却只得到了5.7分的低分,被网络上批评为悬浮在现实生活上的“悬浮剧”。而以收视率排名第二的《娘道》也被批剧情充满“封建糟粕”元素,豆瓣评分仅为2.7分。究其原因,一是评论者和观看者的偏差。二是对IP、明星流量的过度追捧,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电视剧的质量,刷关注度、购买收视率等危害行业的行为也导致了收视虚高的现象。

七、收视率:
央卫视方面,2018年主要卫视收视率呈不同程度的下跌。但电视剧在电视收视中比重依旧最大,2018年收视贡献为31.4%,同比增加0.9个百分点,仍占据近半收视时长。尽管电视剧在收视比重占有最高,但是收视率走低,大剧难觅,是2018年台播剧的重要市场表征。(6)央卫视频道的收视率差距收窄,卫视频道收视率呈震荡下跌后逐渐趋稳。2018年1-9月共有25部收视率超过1%的电视剧,其中15部来自卫视。(7)卫视收视率(单平台)没有达到2%的顶尖剧目;收视率在1%-2%之间的优势剧目有32部次,占6.4%;超过八成剧在卫视平均收视率不足0.5%。2018年1-9月共有25部收视率超过1%的电视剧,其中15部来自卫视。(8)省级卫视中以湖南电视台为代表,2018年湖南电视台主推的电视剧《谈判官》不及预期。地方电视台方面,随着地方电视台整体收视的播出的多数电视剧遭遇零收视率的尴尬处境。
收视率造假现象依旧严重,“劣币驱逐良币”现象明显:广告商、电视剧制作公司、电视台三方面的利益纠葛,以及盘旋在多个环节的“收视率对赌”现象造就了“收视率造假”的灰色产业链。如今年的高分好评电视剧《天盛长歌》的监制郭靖宇说,因为不买收视率电视剧直接被剪,严重危害了电视平台播放电视剧的市场环境和整体质量;而个别平台还沉浸在收视率造假的梦幻当中,无异于引鸠止渴;同时网络平台的进一步规范,如爱奇艺关闭播放量,进一步将电视观众引向网络平台。

八、发展趋势:
(一)产业与新媒体逐渐融合:
多屏时代下电视剧制作形式推陈出新,传统电视平台的电视剧更多的受到新技术新媒体的影响。随着智能电视的逐渐普及和互联网时代人们注意力的转移,电视台正处于转型的阵痛期和关键时期,需要找到新的发展方向,而传统电视剧产业正与新媒体逐渐融合。2018年政府“网台同规”政策的进一步落实,也标志着网剧与传统电视剧采取了共同标准与要求,电视剧产业多平台融合发展。
(二)制作重新回归理性
随着昔日资本狂欢时代的退潮与观众品味的提升,古装剧热度冷却,电视剧大IP、大流量的形式已经不符合观众期待,背后揭露的是利益分配和制作的粗制滥造问题,电视剧开始重新注重内容和质量。以内容为中心,提升电视剧的编剧质量,让制作健康良性发展,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三)内容重新回归现实
随着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以来一系列政策的出台,2014年以来的电视剧古装热潮退却,现实主义题材在2017年的基础上,逐渐发展成为主流;与此同时反映主旋律的电视剧、献礼剧制作水准提高,告别“假大空”,与现实结合。

综上所述,传统电视剧市场在2018年在政策的导向下迎来“现实主义回归年”,在大IP+流量明星+大制作电视剧遇冷、难成爆款的现象背后,揭露的是传统电视平台不可避免的衰落和行业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在2018年电视平台和网络平台市场此消彼长的状态下,传统电视剧行业需要回归理性、摆正姿态,传统电视剧和网剧的融合是大势所趋。现实题材不能跟风,而是需要深度和精神内涵。2018年,在电视剧的寒冬之下缺少“爆款”处于转型的阵痛之中,是高质量剧目的孵化期。现实题材之下回归理性,内容和质量为电视剧制作的基本要求,才能赢得观众、收视率和好评。

(1)2018上半年电视剧市场观察:现实题材称霸,现象级缺席 收视中国
(2)维基百科:中国大陆电视剧列表 2018年
(3)过审率低+注水现象严重 电视剧改革新方向迎来多方叫好 前瞻产业研究院
(4)维基百科:中国大陆电视剧列表 2018年
(5)2018年Q3传统电视收视回顾 群邑智库
(6)2018电视剧行业调研报告-央卫视平台篇 广电总局《电视指南》杂志、传媒内参
(7)2018年1-9月主要央卫视电视剧回顾 群邑智库
(8)CSM媒介研究 《2018年1-3季度全国电视收视市场格局》

Join the Conversation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