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ly to MySun and Flower

最近想起了同学放过的《爱、死亡与机器人》“齐玛蓝”一集,发现一个人做事情的意义不是由死亡的确定性决定的,而是由他是谁来决定的。艺术家作为人的属性被消解,回归到了本来的机器人状态,这是死亡还是永生呢?
如果一个人下午就要死去,那么他上午会做什么?一个在监狱中受折磨看不到希望的人,为什么还会看找工作的书?高质量的人生是不是就是时时练习死亡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