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in Slowly

Silver:
最近几天更加敏感压抑,我买的服务器都被封了,昨天晚上一直在重装。
我不知道这些从事网络封锁的人的他们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了解自己比了解别人重要的多,电击实验下每个人都有可能服从权威。
你说你想考心理语言学,我只知道乔姆斯基,而且是因为他的理论被用来作恶才知道的。
想起了之前出于好奇去听了人大心理学的毕业答辩,结果让我恶心了好一阵子,因为除了冷冰冰的数据就是毫无人文关怀的理论分析,这肯定不是我想学的,或者不是想要的学习成果。(不过我连画画都学不动还能学其他什么😂)

Ai Weikai
2019.06.04 10:2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